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感悟随笔 > 正文
俗?雅
2014年06月10日 感悟随笔 ⁄ 共 265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714+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莫言能打败村上春树了,因为农村是人性最赤裸的地方,人们普遍文化程度不高,也不懂的伪装自己,莫言写的文章多是农村题材的,都是人性大作,让你看了不由自主的照镜子。
 
村上春树呢?
 
跟郭敬明类似,写的都是小资情调,又是夏威夷的风,又是剑桥的雨……
 
城市文明越发达,人性隐藏的越深。
 
农村,就是素颜。
 
城里,就是浓妆。
 
给人的感觉全是美的一面,美到了极品,连个小猫被虐都要心疼好久,爱心无处宣泄,养个小狗都要给穿上马甲!
 
我从小就生活在农村,虽然没经历过生产队,但是对生产队的故事也是略知一二,我爹就经常给我讲。
 
当年,打蒋介石,怎么征兵?
 
把青壮年全部喊来,熬鹰,谁撑不住了,谁就同意报名了,还要组建识字班,教农村媳妇识字,给她们灌输思想,让她们发动家里的男人去当兵,这一招更灵,大家纷纷把自己的丈夫送上了战场,有些就成了寡妇。
 
踊跃参军,那是今天。
 
谁不怕死?!
 
无论哪个年代,只要是兵荒马乱,就没人想当兵,除非实在吃不上饭了,文人骚客不去当兵,负责干什么?
 
洗脑呀!
 
“大丈夫当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而还……”
 
当年,战死沙场的人,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而死?莫名其妙的当了兵,莫名其妙的就被敌人杀了,一切都是莫名其妙的。
 
"泰坦尼克号"船长知道船要沉没时,他是先通知了头等舱、二等舱,让大家抓紧到甲板上去,至于三等舱,则是封闭消息。
 
人是有阶层的,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头等舱的生还率是60%,二等舱的生还率是44%,三等舱只有26%。
 
头等舱主要由有钱人住着,二等舱乘客大部分是中产阶级职员和商人,三等舱(以及更低等)主 要是由去美国的贫穷移民乘坐。
 
一、二等舱乘客中的遇难者有很多要么是盲目相信“泰坦尼克”号是“不沉之船”,要么是在等待家人时错过了逃生的机会,而幸存下来的三等舱乘客,大多数是在跳入水中之后才搭上救生艇。
 
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打土豪均财富,想要的结果就是平等,可是看看火车我们就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法完全平等的,因为火车上照样分等级,还有贵宾座....。
 
看来,钱是好东西,钱可以划分阶层。俗了,说点别的。
 
影像与音乐的结合往往会产生令人难以磨灭的记忆,电影音乐就是这样,可能有的时候会让人感觉有些牵强,而有些时候却又恰到好处。
 
比如《时间去哪儿了》在冯小刚的《私人定制》里边就显得有点突兀,而《The Sound of Silence》(寂静之声)在电影《激战》当中的效果恰好相反,感觉要么就是这个电影是为这个歌而拍的,要么就是这个歌是为这个电影而写的,中英文对照歌词,抖一下:
 
  the sound of silence-simon garfunkel 寂然之声[毕业生]
 
  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嘿,黑夜啊,我的老朋友.
 
  i've come to talk with you again.我又来找你聊天了.
 
  because a vision softly creeping.因为有个幻影无声无息地爬过.
 
  left its seeds while i was sleeping.趁我熟睡时留下了种子.
 
  and the vision that was planted in my brain.这幻影在我脑海里种下了根.
 
  still remains.萦绕不去.
 
  within the sound of silence !于寂静无声的此刻!
 
  in restless dreams i walk along.在无数浮躁的梦中我茕茕独行.
 
  narrow streets of cobble stone.行走在鹅卵石铺就的狭窄街道上.
 
  'neath the halo of a street lamp.头顶上街灯的光晕将我笼罩.
 
  i turned my collar to the cold damp.我翻起衣领以抗御此夜的寒冷及潮湿.
 
  when my eyes were stabbled by the flash of a neon light.当我的眼睛被霓虹灯的闪烁刺痛时.
 
  that split the night.也划破了夜空.
 
  and touched the sound of silence.打破了黑夜的沉静.
 
  and in the naked light i saw.在无遮灯照耀下我看到-
 
  ten thousand people, maybe more.数以万记的人,或许更多.
 
  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有的人在说着无聊的话语.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有的人在漫不经心的听着别人说.
 
  people writing songs that voices never share.有的人在写着那些从不会被传唱的歌.
 
  and no one dare.但没有人敢于去-
 
  disturb the sound of silence.打破这份静默.
 
  "fool" said i "you do not know."我说道:"愚蠢的人啊,你们不知道"
 
  "silence like a cancer grows."静默会像癌细胞那样扩散.
 
  "hear my words that i might teach you."听我的话,我才能教导你.
 
  "take my arms that i might reach you."抓紧我的手,我才能救你.
 
  but my words like silent rain-drops fell.但是我的话却如寂静无声的雨点落下.
 
  and echoed in the wells of silence.徒然回响在沉静的天井中.
 
  and the people bowed and prayed.人们仍然顶礼膜拜着.
 
 
  to the neon god they made.自己塑造的霓虹灯神像.
 
  and the sign flashed out its warning.霓虹灯突然闪烁出警兆.
 
  in the words that it was forming.警告的语句渐渐成型.
 
  and the sign said "the words of the prophets.预兆显示:先知的预言
 
  are written on the subway walls tenement halls".都被写在地铁的墙上及出租公寓的走廊上.
 
  and whispered in the sounds of silence.这告诫也在无声的静默中被轻声传送
【上篇】
【下篇】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